之前我说过,如果我的大脑坏了,我的大哥就做不到。 其实,我之所以要叫我继父的儿子曾大哥和曾二哥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。 关于曾二哥的各种“怪事”我已经多次提及,不再赘述。 妈妈嫁给继父之后,我觉得他们对我比亲生父亲和弟弟还好,所以叫他们叔叔、大哥、二哥。 但我很快发现,在很多人面前提到他们时,我不得不在这些头衔前加上姓曾。 到了1999年,曾大哥打算去上海、深圳等城市多挣点钱。 他受过教育和专业知识,在那些城市他确实赚了更多的钱。 然而,从此我的大脑已经坏掉了,我的学业也被放弃了,我不能做我的正常工作。 2002年,曾大哥回到了长宁县,真正的“回到了家乡”,尽管他真正的家乡是宜宾市。 那时,我还打算重温我的大学梦,但后来我没有机会了。 到了2006年,曾大哥带着一个漂亮的未婚妻再次探亲,我已经六年没有正常学习和工作了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。 他离开长宁县不久就结婚了,次年生了一个儿子,是继父的孙子。 到2011年,妈妈和继父约定去南昌把孩子带到曾大哥那里,但直到2015年才回到长宁,带着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。 而我也是从2013年底到2014年去了南昌。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曾哥的老婆和儿子,但是仅仅因为喜欢他这个人,就让我舍不得离开。 但父亲的突然去世迫使我离开。 后来,2017年,曾弟兄带着妻儿来到四川,看望我们和他们在容县(继父老家)的堂兄弟姐妹。 曾哥长期在一家叫“新中源”的房地产公司工作。 买完房子后在南昌定居。 后来,他还买了辆车。 当然,因为他的薪水,他不得不借钱。 但是我一直觉得他比我好很多,而我在他面前真的什么都不是,什么都不是。

推荐文章